作曲:蔡一智|填詞:林夕|編曲:譚國政|監製:蔡一智

平常往還共沒美麗不美麗
連我是闊是窄是瘦弱你也休提
而著盡最薄接近透視你便對胃
是身體 令魔鬼 愛偷窺

衣著薄了 便令你像奴隸
是相貌無謂 還是衣著有關係
是智力無謂 還是愛恨無謂
還是美亦無謂 能望通透有關係
你著迷 你著迷 你著迷 因半掩關係
你著迷 你著迷 你著迷 不揭曉關係 高危

要薄似蟬那是算甚麼美麗 
要薄似蟬你才看定我太淒厲
是美麗 使美麗 誰管透不透底
你所欣賞的所瘋魔的可要拉更低

想你做奴隸 憑著愛極無謂
憑著智力無謂 和蟬的翅有關係
日夜愛亦無謂 還是著亦無謂
憑著透視連繫 還是因我太拘泥
令你著迷 誰有問題 沒有問題 肉身永不虛偽

為一宿之間一紗之差我也會破例
就著你至愛著到你愛我也不虛偽
就犧牲一些得到一些我也會破例
薄到透 薄到透 你要怎解謎

身體多天真竟使你心有鬼
肉身多天真竟比愛更執迷
肉身多天真怎麼怕它見底
肉身多天真竟可扣緊關係
 
是智力無謂 還是愛恨無謂
還是美亦無謂 能望通透有關係
憑著愛極無謂 憑著相貌無謂
憑著智力無謂 和蟬的翅有關係
讓我像蟬 被你望齊
沒有問題 肉身永不虛偽
讓我像蟬 薄到極危 
沒有問題 能鞏回你關係
使你 昏迷 昏迷 因為驅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