響不了的紙鳶

作曲:周博賢
填詞:周耀輝
編曲:藝琛(RubberBand)
監製:Eddie Y/Keith W

我信有聲音可叫雨天光亮了
為何繁囂的都市靜悄悄
我怕有一刻聽到我的心裂了
懷疑難堪的歌舞亦會跳

在你灰灰天空拉扯我響不了的紙鳶

柔柔如詩的聲線已經啞了
是我已經講過很多
還是你誠實要去聽到的很少
明明如一的等你跟我說話了
永遠糾結你意思 於需要解決的一秒
而我 無聲 即使想叫

聽說最真的天國有些崩壞了
如何能安於一個靜悄悄
聽說最好的一句也不感動了
懷疑能握於手裡就會要

雲霧都散了 難道靜靜地去飄

柔柔如詩的聲線已經啞了
是我已經講過很多
還是你誠實要去聽到的很少
明明如一的等你跟我說話了
永遠糾結你意思 於需要解決的一秒
而我 無聲 即使想叫

如果故事終於啞了
有可以歌唱的紙鳶
看塵世的紛擾 唱著愛根本很渺小

柔柔如詩的聲線已經啞了
是我已經講過很多
然後我承認已對你期望太少
涼涼如風的跟你變得鍼默了
每次喘氣的意思 跟一切很冷冰的苦笑
無聲 等於呼叫